联系电话

律师咨询热线021-61111025

地 址:上海市静安区天目西路290号西楼16F(康吉大厦),民立路口,紧邻上海不夜城。


交 通:轨交1、3、4号线,火车站南广场。


法律在线咨询

首页 > 法治新闻 > 强制执行法第27条宣判案例

强制执行法第27条宣判案例

时间:2015-03-12 13:27:14 作者:上海律师咨询

(中国台湾地区的法律原文,仅供学习参考)
要旨:上海律师网的债务人主张其已於诉讼程序外对债权人为部门分给付,债权人申请债权凭证即不符强制执行法第27条第1项「无财产可供执行」前提,债权凭证应属无效。然依据同条第二项规定,债权人亦可於陈明债务人现无财物可供执行後声请债权凭证,且凭证上「全未受偿」记载系指未於强制执行阶段受偿,与债务人诉讼程序外给付无涉。又债务人主张票据请求权已罹於时效,惟债权人於发票日一年内声请核发支付命令,依据民法第137条第2项规定,时效重新起算五年,债权人声请强制执行自属合法。(裁判要旨内容由法源资讯整理)台湾高等法院民事判决98年度上易字第1173号上诉人乙○○被上诉人甲○○上列当事人间债务人异议之诉事件,上诉人对於台湾地区98年9月29日台湾桃园地方法院98年度诉字第1082号第一审判决提起上诉,本院於99年1月5日言词辩论终结,判决如下:主文上诉驳回。第二审诉讼费用由上诉人负担。事实及理由一上诉人起诉主张:被上诉人以原审93年执二字第26779号债权凭证(下称系争债权凭证)为执行名义,声请对伊之财产为强制执行。原审於强制执行程序之台湾地区94年7月5日及同年8月18日发文被上诉人声请续行执行程序,均未见其提出声请,其所为违反强制执行法第28条之1之规定,嗣其於同年9月26日撤回强制执行之声请,并声请核发债权凭证,经原审於94年9月28日核发系争债权凭证,其上并载「全未受偿」。然上开强制执行事件非伊无财产或财产经执行後所得不足以清偿债务而告终结,不符合强制执行法第27条第1项核发债权凭证之要件,且伊前已清偿部门分债务,系争债权凭证载皆无还款,系遭被上诉人蒙蔽事实而核发,系争债权凭证应属无效。被上诉人另於97年间对伊声请强制执行,经原审以97年度司执字第19109号强制执行事件受理在案,被上诉人嗣於同年12月19日声请撤回声请,复於98年1月12日声请对伊强制执行,经原审以98年度司执字第2855号强制执行事件(下称系争强制执行事件,所为程序下称系争强制执行程序)受理在案,依民事诉讼法第263条规定,其不得提起同一之诉,故系争强制执行程序应为无效而得予撤销,且被上诉人之票款债权已罹於追诉时效而无效。两造原约定伊得以每月给付新台币(下同)1万元之方式清偿债务,嗣伊於97年间因开设之商店经营不善,无法依约还款,被上诉人即提出本件强制执行之声请,伊仍愿每月还款1万元,期撤销系争强制执行程序。爰依强制执行法第14条之规定,求为撤销系争强制执行程序之判决。

被上诉人则以:伊於92年间对上诉人声请强制执行时,因其苦苦哀求,故同意上海律师网以每月给付1万元之方式分期清偿,讵其未依约还款,伊始再对上诉人声请本件强制执行等语,资为抗辩。二原审驳回上诉人之请求,上诉人提起上诉,声明:?原判决废弃。系争强制执行程序应予撤销。被上诉人声明:上诉驳回。上诉人主张前揭事实,提出存款明细、被上诉人之声请状、民事执行处通知、被上诉人亲笔所写帐号、民事执行处公告、被上诉人之委任状、声请状等件为证(原审卷第8-9、23-25、38-48页)。两造不争执之事项:?被上诉人持上诉人签发如原判决附表之支票5纸,向原审声请对上诉人核发支付命令,经原审核发93年度促字第5745号支付命令,内载「债务人(上诉人)应向债权人(被上诉人)给付135万元,及如附表所示利息起算日起至清偿日止,按年息百分之6计算之利息。并赔偿督促程序费用1,000元」,该支付命令已告确定在案。被上诉人於93年间以上开支付命令及确定证明书为执行名义,声请强制执行上诉人之财产,嗣经原审核发系争债权凭证。

被上诉人於98年1月2日持系争债权凭证声请强制执行,上海律师咨询经原审以系争强制执行事件受理在案,执行程序尚未终结。四按「执行名义成立後,如有消灭或妨碍债权人请求之事由发生,债务人得於强制执行程序终结前,向执行法院对债权人提起异议之诉。如以裁判为执行名义时,其为异议原因之事实发生在前诉讼言词辩论终结後者,亦得主张之。执行名义无确定判决同一之效力者,於执行名义成立前,如有债权不成立或消灭或妨碍债权人请求之事由发生,债务人亦得於强制执行程序终结前提起异议之诉。依前二项规定起诉,如有多数得主张之异议原因事实,应一并主张之。其未一并主张者,不得再行提起异议之诉」,强制执行法第14条定有明文。上开第1项规定之债务人异议之诉,须主张执行名义成立後,有消灭或妨碍债权人请求之事由发生,始得为之。所谓消灭债权人请求之事由,系指足以使执行名义之请求权及执行力消灭之原因事实,如清偿、提存、抵销、免除、混同、债权之让与、债务之承担、解除条件之成就、和解契约之成立,或类此之情形,始足当之。至所称妨碍债权人请求之事由,则系指使依执行名义所命之给付,罹於不能行使之障碍而言。上诉人虽主张被上诉人於94年7月5日及同年8月18日未依强制执行法第28条之1之规定为一定之行为,故系争债权凭证应归於无效云云。然被上诉人於上开执行事件声请执行之标的物计有桃园县桃园市小桧溪1162地号土地及坐落其上之2647建号即门牌号码同市镇○街1号之建物、同市○○段长美114-1地号土地及坐落其上之384、385建号即门牌号码同市○○路134号之建物,暨同市○○段114-2地号、114-3地号土地等7笔不动产(本院卷第23页),被上诉人虽於93年11月9日声请延缓执行,惟其延缓执行之标的物仅限於上开1162地号及2647建号等2笔不动产(本院卷第13-14页),原审延缓执行期满後,分别以94年7月5日及同年8月18日以桃院兴执93年执二字第26779号通知被上诉人应於10日内声请续行(原审卷第23-24页),嗣被上诉人於同年8月28日具状声请续行强制执行程序,已经原审调阅上开强制执行事件卷宗核阅明确,上诉人称被上诉人未声请续行强制执行云云,尚无可采。况上开执行事件尚有其他执行标的物即上述114-1地号土地及坐落其上之384、385建号建物、114-2地号、114-3地号土地,已如前述,是被上诉人纵未依限声请续行上开1162地号土地及2647建号之强制执行程序,亦不生全部门撤回之效力。

上开强制执行事件,执行结果:执行金额不足清偿债权,债权人逾期不查报债务人其他可供执行之财产,致未能全部门执行,原审民事执行处遂依强制执行法第27条之规定发给被上诉人债权凭证,有系争债权凭证可参(见系争强制执行事件影印卷内所附债权凭证),於法并无不合。上诉人主张系争债权凭证之核发不符合强制执行法第27条第1项「债务人无财产可供强制执行,或虽有财产经强制执行後所得之数额仍不足清偿债务时,执行法院应命债权人於一个月内查报债务人财产。债权人到期不为报告或查报无财产者,应发给凭证」之规定,应属无效云云。然同条第2项规定:「债权人声请执行,而陈明债务人现无财产可供执行者,执行法院得迳行发给凭证」,该条项系於89年2月2日修法时所增订,目的在於实务上常有债权人仅为中断请求权时效而声请执行,则於其陈明债务人现行无财产可供执行时,执行法院自得迳行发给债权凭证,以利结案。显然执行法院并不需实质调查债务人财产状况,即得依债权人之声请核发债权凭证。至系争债权凭证所载「全未受偿」系指被上诉人透过该次强制执行程序受偿债务,与上诉人於强制执行程序外是否还款无涉,则上诉人主张其非无财产可供强制执行,且已偿还部门分款项为据,谓系争债权凭证应属无效云云,委无足采,向上海律师咨询

五另按「消灭时效,因左(下)列事由而中断……三、起诉」、「左(下)列事项,与起诉有同一效力:一、依督促程序,声请发支付命令……五、开始执行行为或声请强制执行」、「时效中断者,自中断之事由终止时,重行起算……确定判决或其他与确定判决有同一效力之执行名义所确定之请求权,其原有消灭时效期间不满五年者,因中断而重行起算之时效期间为五年」,民法第129条第1项第3款、第2项第1款、第5款,第137条第1项、第3项分别定有明文。查被上诉人据以对上诉人声请核发支付命令之债权系属支票票款,有系争债权凭证上载执行名义内容及声请执行金额及附表可凭。而票据法第22条第1项规定:「……对支票发票人自发票日起算,一年间不行使,因时效而消灭」,被上诉人执有上诉人签发如原判决附表之支票,於发票日後一年内声请对上诉人核发支付命令,经原审核发93年3月17日93年度促字第5745号支付命令(本院卷第47页),此部门分并经上诉人自认未就支付命令声明异议(本院卷第85页背面),显见该支付命令因债务人即上诉人未声明异议而确定,则被上诉人之支票票据上权利因起诉而中断,其重行起算之时效期间为5年。而被上诉人声请强制执行复与起诉有相同之效力,时效应重行起算,其重行起算时效期间亦应为5年,是被上诉人於取得支付命令及确定证明书後,於93年10月22日声请强制执行,嗣因执行无结果而经原审於94年9月28日核发系争债权凭证,上开支票债权之时效自94年9月28日重新起算5年,期限届满日为99年9月28日,系争强制执行事件之声请状收状日期为98年1月12日,有声请状附於上开执行卷可凭,是被上诉人对上诉人之支票债权未罹於时效而消灭,上诉人主张被上诉人之票款请求权已罹於时效云云,亦无可采纳上海律师咨询的意见。

六上诉人积欠被上诉人款项为135万元,及如原判决附表所示利息起算日起至清偿日止,均按年息6%计算之利息,虽上诉人自93年6月30日起开始清偿部门分债务,惟其未依两造协议按月给付1万元与被上诉人,且自97年10月23日後即未再清偿分文,有被上诉人提出之客户历史交易清单及存摺影本在卷可证(原审卷第49-58页),且为上诉人所不争执,并自承所积欠之135万元未全部门清偿,此观其於原审陈述:「(债务是否已经全部门清偿?)我总共欠135万元,已经还了多少还要再查证」、「(是否只还34万1980元?)我要回去查证後再陈报。我一直有照约定每月付款一万元,後来在去年我家前面做工程,造成我开的商店没有收入,只能一个月还五千元,被告後来不同意才去声请强制执行」、「〔(提示被告庭呈的汇款资料与原告)有无意见?〕我付的钱就是如明细表上这样」、「〔(提示存摺与原告)有无意见?〕应该就是如存摺上所载」、「(债务没有清偿为何还要提债务人异议之诉?)我愿意慢慢还给被告,一个月还被告一万元」等语(原审卷第32-33页)自明。上诉人虽於本院提出存款明细,上载於98年10月6日以代号1524无摺存款之方式存入1万元至000000-0、000000-0局帐号(本院卷第27页,另参照原审卷第51页被上诉人提出之存摺内页所载局帐号),除此外,上诉人未举证证明其已就积欠被上诉人之款项全数清偿,则上开存款明细仅能证明上诉人於98年10月6日存入被上诉人提供之帐号1万元之事实,上诉人积欠被上诉人之款项仍未全部门清偿,上诉人既未清偿全部门债务,被上诉人复未与上诉人和解或免除上诉人之债务,自无消灭或妨碍债权人请求之事由,上诉人提起本件债务人异议之诉,於法无据。

上一篇: 行政管制标准在环境侵权民事责任的类型化效力 下一篇: 村里的民事调解庭

上海申京律师事务所
地址:上海市静安区天目西路290号16F,民立路口
电话:021-61111025 (亲,来前请先电话预约)
沪ICP备15049280号-2
 
QQ在线咨询
咨询热线
021-61111025